[人妻小说]親與情(1-8)

发布: 2020-04-06 编辑: AV烟雨楼

头条: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01章



對於上帝而言,天堂就是他的家,對於我們而言,家就是我們的天堂。



東暉,今年已經38歲,就職於市的供電部門,他是大學計算機畢業的,特

別是那時計算機算是稀罕物的年底,也算是一份配得上他文憑的工作,對於他這

種接近40歲,步入中年的男人,有房有車有妻子兒子,還是國企單位的中層管

理員,怎麼也算得上是事業有成,家庭美滿了。



說到這,不得不說下東暉的妻子,芮靜,今年36歲,比她丈夫小兩歲,雖

然當年還沒有校花這麼個說法,但那容貌對於現在來說也是個校花級別的,17

1cm的身高,比丈夫高了近5cm。



芮靜有著精緻水嫩的面容,歲月都不曾留下痕跡,還多了一些成熟和嫵媚,

豐滿的臀部,纖細的腰身,修長的雙腿,襯托出豐腴成熟的肉體,一頭烏黑發亮

的大波浪長髮,有著E罩杯的傲人胸部,皮膚保養得光滑有彈性,這麼好的身材

和膚色,怎麼看都像是才30歲的美少婦。



東暉的面容不算醜,但也是比較平凡的樣子,但是兩人從相識、相戀到步入

婚堂,他們都是周圍人羨慕的一對,包括他們的親戚朋友,芮靜當時是高中畢業

,成為某小學的代課老師,雖然是個受人尊敬的職業,但只是代課老師的她,工

資收入並不高。



而東暉大學文憑,而且是比較高端的計算機專業,當時的大學生還是很有市

場,受人追捧的,其中就包括芮靜,芮靜家族這邊從來沒有出過大學生,很敬佩

和羨慕那些有學識的人,芮靜深受家裡人影響,通過一次聚會認識到東暉,一見

鍾情的喜歡上他,而東暉也很喜歡這位善良美麗的女孩。



東暉雖然比妻子矮了近5cm,但是他並不自卑,反而很自豪能娶到高挑美

麗的妻子,真誠的愛情,並不等於娓娓動聽的甜言蜜語,慷慨陳詞的海誓山盟,

如膠似漆的接吻擁抱,它們只是來源於生活當中的互相關心,互相信任。



婚後兩人的日子過得如膠似漆,在第二個年頭,迎來了他們的兒子,為了家

庭生活更加美好,東暉更加努力工作,終於在前幾年擺脫了技術人員的稱號,成

了出謀劃策的管理員,工資和獎金相應的提高了,工作也變得更忙碌,雖然不用

像一線員工那樣辛苦,但做工精益求精的他,有時也會出發到現在勘察指導。



芮靜是位溫柔體貼的好妻子,負責起家庭的所有事務,讓丈夫能在外面安心

的工作,都說成功的男人的背後有一位偉大的女人,這話一點沒錯,而芮靜也受

到丈夫的影響,除了工作照顧家庭,開始豐富自己的學識,積極參加成人教育,

拿到了成教大專文憑,在3年前通過了教育局的測評,把代課老師的名頭去掉,

轉職成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



自從東暉當上領導後,自然少不了各種應酬,一些逢場作戲是免不了的,不

過他也有著自己底線,從來不做對不起自己妻子的事情,這除了他本身的自律外

,還得益於他們夫妻之間和諧的生活。



工作時的芮靜會很端莊優雅,職業的西裝窄裙,肉色絲襪和坡跟的高跟鞋,

有時會是樸素得體的連衣裙,當然這是上課時的裝束,而生活裡的芮靜會把自己

打扮得比較性感時尚,各種包臀塑身連衣裙,衣櫃裡各種性感的睡衣,甚至還有

丁字褲和連體絲襪,這些都是丈夫一個人的福利。



和丈夫一起出去時,芮靜會盡量穿上平底鞋或帶點點跟的鞋子,自己一個人

時才會換上性感的高跟鞋,穿上高跟鞋的芮靜因為重心後移,腿部變得更加挺直

,並造成臀部收縮、胸部前挺,無論是站姿、走姿,都能使她豐滿的S型身材富

有風韻與韻致。



隨著年齡的增大,東暉在房事方面開始感覺有點力不從心,升了工作崗位的

他更多是在辦公室閱讀文件,電話遠程指揮,缺少運動量的他精力沒有以前那麼

旺盛,如果說以前和妻子的房事是每個星期兩次的話,現在可能每個星期一次,

或者兩個星期一次。



芮靜在這方面沒有任何怨言,每次都盡心盡力服侍丈夫,換著不同裝束,玩

著不同的花樣,這種隔一個星期的來一次節奏反而讓他們更加盡興,關係更加密

切。



這麼多年恩愛如初的他們,共同撫育了一個兒子,兒子現在上初中,正在初

三這個關鍵階段,學習成績中上,樣貌繼承了父母雙方的特點,帥氣中帶著陽剛

,如果兒子單單繼承母親的漂亮,就會顯得很娘,如果是父親的就比較普通,現

在兩人的特點都綜合在他身上,現在他身高有167cm,對於還在發育的初中

生來說,算是平均身高。



說到兒子身高這方面,東暉感到很欣慰,起碼就現在來說,他的兒子比他高

,而且高中還會迎來二次發育,到時過170cm應該問題不大,用東暉父母的

話來說,娶了這麼標緻高挑的媳婦,可以改善改善我們東家子孫後代的基因。



他們的兒子性格隨母親,比較善良謙和,倒不是說父親東暉不善良,只是曾

經作為一名技術人員,為人處世方面給人的第一感覺是木訥,他這個領導就是靠

著過硬的技術上位的,一個單位總要一個能幹實事和一個善交際的領導,他正好

是前者。



有一個工作比應酬忙的丈夫,兒子的打理教育當然落到了芮靜的身上,從兒

子學走路說話到現在備戰初考,都是母親一手在教育指導,東暉只是一旁輔助的

角色,所以兒子也就更親近母親了,俗話說兒子隨母,女兒隨父,這何嘗沒有同

性相斥異性相吸的自然規律在裡面。



母子之間的親密到沒有引來東暉的吃醋,他反而感到很欣慰,一邊是自己的

妻子,一邊是自己的兒子,他知道自己工作忙,陪伴母子倆的時間比較少,這讓

他內心深處總覺得對這個家虧欠,兒子現在長大,是這個家裡的第二支柱,如果

自己不在,照顧母親的重任就落到兒子身上。



東暉的家庭責任心和工作責任心一樣強,他對兒子唯一的影響和教育就是,

作為男人,你可以忙於工作,忙於應酬,但要有自己的底線,永遠不要忘了關心

家庭,你可以沒有時間,但不要忘了回家。



芮靜是瞭解丈夫的為人的,甘心做起那個背後支持他的女人。



在東暉的信念裡女人不是用來佔有和炫耀的,是用來關心和愛護的,所以兒

子從小就分擔一部分照顧母親的工作,東暉覺得自己關心妻子少些,沒關係,我

還有兒子來補全,這樣的信念下,東暉又怎麼會嫉妒母子倆的親密關係呢。



人生就是一場琢磨不透的命運,並不會以某人的意念而改變,有時風平浪靜

,有時狂風暴雨,人在其中,當你不能改變命運時,那就改變自己。



東暉以為生活就這麼平靜下去,日落而息,日出而作,但上天這個時候總會

在你平靜的河流裡,投入一粒石子,使你的生活蕩起陣陣漣漪。



出外地學習了一個星期的東暉,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裡,家裡一如既往的

平靜,他懶散地躺在沙發上,外面的各種奔波忙碌在這一刻都歸於寧靜,家永遠

是最好的避風港。



「老婆,兒子呢,還沒回來嗎?」



看著妻子豐滿性感的身體在廚房裡忙碌,東暉問道。



「他今天下午有個補習,晚點才會回來,」



妻子回答道。



現在是六月天,天氣比較炎熱,可以看到妻子漂亮的臉蛋光滑細嫩,皮膚依

舊如雪般白裡透紅,烏黑的長卷髮隨意披在背後,身上穿著一條白色的吊帶包臀

短裙,一對碩大的乳房在紅色胸罩的襯托下高高隆起,一部分乳肉也暴露出來,

擠出了深深的乳溝,翹起的臀部形成了一個誘人的弧度。



最讓人欲罷不能的是,那雙修長白皙的美腿上還穿著肉色絲襪和高跟涼鞋,

原來比較短的短裙就顯得更加短了,穿上高跟鞋挺直的絲襪美腿讓包臀的吊帶裙

堪堪遮住那肥大的臀部。



芮靜有個小嗜好,比較喜歡高跟鞋和絲襪,比如現在屋裡開著空調,她才會

穿上超薄的絲襪,那種絲襪和皮膚之間摩擦讓她感到很舒服,而穿上高跟鞋能讓

她感到一種從沒有過的自信。



看著這樣美麗誘人的妻子,巨乳肥臀還有絲襪美腿,甚至有著成熟女人才有

的獨特香氣,這是東暉摯愛的女人,一生要愛護的女人啊。



兩個星期不知肉味的東暉從後面摟住了妻子說道:「老婆,我好想你啊。」



而妻子像是預料到一般,東暉突如其來的動作沒有嚇到她,只是停下手中的

工作,微微嬌笑,像個小女人般可愛,結婚這麼多年,芮靜雖然可以很開放,但

是也保持著女人的那份含蓄。



芮靜知道丈夫要做什麼,很配合地轉過身來,眼睛水汪汪地看著丈夫,她感

到丈夫漲起的下體正搓在自己的大腿上,嬌笑道:「才剛回來,怎麼這麼猴急啊

。」



「老婆,因為想你了」



東暉溫柔地說道,雙手抱住妻子的水蛇腰,整個頭埋在妻子的胸懷裡輕輕搓

著,像是某種信號。



此時芮靜臉蛋一片通紅,眼裡充滿嫵媚,雙手輕輕地把雙肩的吊帶退下,看

到那紅色的乳罩完全不能遮住她E罩的乳房,大部分乳肉都暴露在外面,妻子熟

練地把乳罩往上推開,掏出那雙巨大堅挺滑嫩的乳球,看著如此漂亮的E罩杯乳

房,儘管東暉已經把玩過無數次,可是依舊看得癡迷。



「壞蛋,看什麼,快點來吧,」



妻子動情地說著。



東暉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上妻子的乳頭,含住已經挺直的乳頭用來吸允著,芮

靜媚眼如絲,雙手解開丈夫的褲子掏出裡面的堅硬如鋼鐵的肉棒,緩慢地套弄著





東暉太久沒有發洩的肉棒紅撲撲的,表情舒服地讚美著妻子:「好舒服啊,

老婆,嗯嗯,用力點,真厲害啊,啊。」



芮靜聽見丈夫的聲音,更加賣力地套弄著肉棒,變化著手法揉捏把玩,東暉

舒服得用語言難以形容,嘴上叼著妻子的乳頭,雙手移到那翹起的豐臀上,掀起

包臀吊帶裙,反覆撫摸揉搓著包著絲襪的美臀。



「呵呵,不要啊,壞蛋,不要這麼用力啊,都被你捏壞了」



芮靜嬌聲連連,喘著氣,臀部是她的敏感部位之一,被丈夫這樣搓弄,身子

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她鬆開了握住肉棒的雙手,主動抱住丈夫的脖子,張著性感

的嘴唇,嫵媚的眼睛嬌慎地看著丈夫。



東暉好像感受到什麼,吐出了叼著的乳頭,擡起頭看著妻子,只見妻子的嘴

唇塗著肉色的唇彩,原本就鮮亮的嘴唇更加誘人,因為身高原因,此時妻子還穿

著高跟鞋,東暉也只是到嘴巴的高度這樣。



芮靜低下頭,微微彎曲著身子,達到丈夫一樣的高度時,丈夫馬上張開大嘴

,和芮靜的雙唇緊緊貼在一起,癡迷地品嚐著迷人的香唇,東暉把舌頭深入妻子

的口中,在妻子的嘴巴裡攪動著,大口舔舐口中的香津,這樣的舌吻讓芮靜春情

氾濫,身子不自覺的扭動,嘴上主動配合著丈夫,雙方相互吞噬著對方的津液,

發出了吧唧吧唧的響聲。



這樣濕吻了5分鐘,芮靜睜開媚眼看著丈夫,大口的呼吸,「趁兒子沒回來

,我們去洗個澡吧。」



東暉此時已經是慾火焚身,下面頂著硬邦邦的肉棒,顧不了這麼多,一把抱

起妻子衝入衛生間,妻子緊緊摟住東暉的脖子,眼裡慾望一目瞭然。



進到衛生間,東暉輕輕把妻子放下,看著脫了一半的包臀吊帶裙,一個用力

就把裙子拉了下來,妻子的肌膚如牛奶般絲滑雪白,纖細的腰身絲毫沒有贅肉,

平滑的小腹上支撐著肥大的乳房,下面穿著一條如絲綢般的粉色內褲,那臀部實

在是太肥太翹,把內褲撐得緊繃繃,肥厚的陰部在勒得緊緊的內褲上可以看到清

晰的輪廓,那個肥美誘人的肉縫裡,已經冒出絲絲淫水,把包裹的布料打濕了一

片。



東暉把妻子脫了個精光,只留下穿著的肉色絲襪和腳上的高跟涼鞋,此時東

暉把肉棒放在妻子的陰唇上摩擦著,妻子本能地夾緊雙腿,肉棒就在妻子的大腿

根部來回抽動著,摩擦著妻子的肥美的陰部和絲襪美腿。



芮靜被丈夫的肉棒摩擦得渾身無力,雖然她比丈夫高出來一個頭,此時依舊

像個小女孩般依偎在丈夫懷裡,堅挺肥大的雙乳被丈夫抓在手裡粗暴的揉捏成各

種形狀,手指時不時地刮過鮮紅挺直的乳頭,弄得她呼吸急促,身子不斷哆嗦。



「啊……不要……不要弄了……受不了了,」



妻子近乎呻吟道,那肉縫大量淫水分泌,把東暉的肉棒都粘滿,兩片陰唇已

經被摩擦得微微張開,露出了裡面鮮亮粉紅的嫩肉。



她此時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在燃燒,下面羞人的地方瘙癢異常,在她這個如狼

似虎的年齡,她的性慾比丈夫還大,只不過平常時她都壓抑的很好,「老公……

不要玩了……快……快點進來。」



東暉把妻子轉過身去,背對著他,雙手不斷在妻子的絲襪美腿上撫摸,小腿

大腿臀部,那柔軟絲滑絲襪美腿手感讓他欲罷不能,妻子的下體已經淫水氾濫,

把肉色的超薄絲襪都打濕,終於在妻子的哀求聲中,東暉退下妻子的絲襪到大腿

,下面的肉棒對著陰部頂了進去。



「啊……舒服……嗯嗯……頂到裡面了,嗯嗯……好舒服,嗯……好老公,

喜歡,嗯」



妻子很享受東暉的抽插,舒服的呻吟著。



此時芮靜穿著高跟涼鞋的絲襪美腿大大的分開,好承受著丈夫從後面的衝撞

,而胸前那對肥大的乳房也隨著身子的動作用力晃動著,這樣抽插一會,東暉一

把抓妻子那對晃動的大乳房,相當用力揉捏拉扯著,像是絲毫不擔心會捏爆一樣





「舒服嗎,騷老婆,是不是兒子的更舒服,」



東暉用語言刺激著老婆,這是夫妻間私密話,讓他和妻子更有快感。



那一次是因為兒子發高燒,妻子幫兒子擦身子,順便也一起擦了兒子的下面

,當時脫掉兒子的褲子,妻子一定看了個真真切切,過後只是聽妻子說兒子長大

了,東暉也不知道是說兒子的哪裡長大了。



那之後,他就拿兒子刺激妻子,不但妻子全心全意配合他,而他也更有感覺





「老公……舒服啊,額……兒子的……,也舒服,那個……嗯嗯,」



妻子滿臉通紅,性感的嘴唇微微張開,不斷發出女人最銷魂的呻吟聲,說話

的語句也是斷斷續續,模糊不清。



聽著妻子的淫叫聲,怎麼都讓人受不了,「騷老婆……騷女人……看我狠狠

干你……看你還發不發騷……看你還敢不敢勾引兒子,」



東暉狠狠地撞擊著老婆的肥穴。



「兒子……嗯哈……好兒子,下面好舒服啊……嗯……用力……狠狠幹……

幹得媽媽爽死了……啊啊……嗯……好舒服……啊啊」



妻子此時已經狗爬式的雙手撐在地板上,一雙美腿還在直立,不斷向上挺著

翹臀配合,舒服呻吟著。



東暉彎下腰,擰過妻子的臉龐,狠狠的親了上去,貪婪的吸吮著妻子的津液

,妻子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來,這個姿勢本來是有難度的,但是芮靜的身體柔軟

度很好,可以配合著丈夫這樣接吻。



東暉挺著肉棒不斷瘋狂的抽插進妻子的肥穴,雙手像抓著方向盤一樣抓住妻

子的臀部,這已經是進入最後要射的階段了,「老婆……不行了……要射出來了

……啊啊,」



東暉一邊抽插一邊大聲說道。



「好老公……嗯嗯……我也要來了……啊啊……嗯嗯……老公……到了……

我到了……啊啊啊,」



妻子此時身體也在劇烈顫抖著。



在這最後衝刺中,東暉也和妻子一起同時達到了高潮,精液一波一波的射入

妻子的陰道裡,當東暉抽出軟綿綿的陰莖時,白色的混合粘液不斷從妻子的陰道

口冒出來,妻子現在是安全期,倒也不擔心會懷孕。



好一會他們才從高潮中恢復過來,溫情地注視對方,相互擦拭著身子,說著

溫馨的情話,一天的疲勞在這和諧的氣氛中煙消雲散,就在這時,誰也沒有注意

到衛生間門外一個身影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