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小说]絲絲入淫1-4

发布: 2020-04-06 编辑: AV烟雨楼

头条: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雅芳為即將再與城梁見面,感到有些尷尬。



自從拆夥后,兩人幾乎到了形同陌路的地步。



曾經,城梁是雅芳的專任攝影師,他也一心一意想要捧紅雅芳。只是保守內

向的雅芳,拍來拍去,都是些不痛不癢的時裝寫真,和平面的家電器材廣告。



好不容易,城梁為雅芳爭取到一件動態的絲襪廣告,他以這個為賀禮,期待

雅芳一炮而紅,成為超級名模。



沒想到,雅芳不但無意伸展舞台,而且還見好就收。就在城梁告訴雅芳這個

好消息的同時,雅芳提出了拆夥的要求。這對成梁來說是個相當嚴重的打擊。



原來,雅芳志不在此。當初涉足模特兒界,完全是因為淑芬姐的介紹,而自

己剛好從學校畢業,剛好需要一個糊口的工作而已。



這段鎂光燈下的日子,讓雅芳賺到了一筆還算可以的積蓄,于是她打算投資

出來做小本生意。守舊傳統的雅芳,不想揚名利萬,只想找個如意郎君,做個全

職的家庭主婦。



雅芳不是沒有考慮過城梁。只是一來她尚未從學生時代的失戀中恢復過來,

二來她希望寄托終身的對象,最好跟演藝娛樂界沒有瓜葛。



想著想著,雅芳已經來到了淑芬家的門口。她整了整儀容、調了調情緒后,

按下了門鈴。



原來,淑芬家今天開Party,慶祝她老公國棟新開了一家酒店。國棟長相斯

文,青年有成,是人人稱羨的對象。只是擁有極強事業野心的淑芬,對此卻完全

不以為意。她默默期許,有朝一日,自己的成就會超越國棟。



國棟雖然交友廣闊,但是知心不多。他和城梁是難兄難弟,所以Party自然

有城梁一份。其余邀請來的,便全是淑芬的朋友了。



其實淑芬近年來專心事業,雖深耕人脈,卻大都停留在商場上的交際應酬。

要論及這樣小型的私人聚會,她想來想去,也只想到好學妹雅芳一人。再勉勉強

強,擠出雅芳的高中死黨佩玲而已。



于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在這樣小眾的場合,雅芳和城梁因為交友重疊的關

系,還是不免見面了。



雅芳一進門,照例和大家噓寒問暖一番。由于她和淑芬及佩玲都是熟識,聊

天的氣氛自然很融洽。



佩玲剛接到醫院的聘書,正式從實習護士升格成正規護士了,這使得淑芬辦

的這個慶祝會,可以說有雙喜臨門的意味在內。



不過佩玲最近卻為護士制服的事情和醫院方面吵到不可開交。原來佩玲不喜

歡穿裙子,更排斥穿絲襪,所以當醫院通過廢除褲裝的制服提案時,佩玲憤怒地

抗議到董事會,要求重新更審。



然而,這樣的話題,也讓她們聊天的八卦更有內容。



從頭到尾,城梁一個人躲在廚房里喝悶酒。國棟則忙于穿梭在三位美女及他

的知心好友之間。才五個人的聚會,他不希望還會分裂成兩個互不往來的團體。



好不容易,城梁被國棟說動,出來打招呼。他酒氣衝天、醉意十足。一時之

間,真情真性,便完全流露出來。



「雅芳,像妳這麼好的條件,不繼續留在模特兒界衝刺,真是太可惜了。」

在交代完場面話后,城梁一股腦地只盯著雅芳說話。



城梁沒有說謊,由于不是什麼正式的聚會,雅芳隨便穿件寬松的襯衫,和不

怎麼稱頭的牛仔褲就來赴約了。只是不管打扮再怎麼隨性,都難掩雅芳那足以勾

魂的迷人身段。



再其實城梁是有一點偏心,淑芬和佩玲也都是長相甜美、身材魔鬼的頂級美

女。只是三人的氣質卻各有千秋:雅芳清純典雅,淑芬成熟嫵媚,佩玲則較活潑

健美。



「城梁,你酒喝多了,我們不要再提這件事了。」雅芳雖然陪著笑臉,可是

言詞卻非常斷然嚴厲。



「如果不能馬上伸展舞台,先要個電玩或車展女郎的位置來做做也不錯呀…

如果不肯露,拍拍泳裝或內衣精品的作品也可以呀…完全包得緊緊的,要怎麼成

名呀。」城梁似乎沒有聽到雅芳的警告,自顧自地吐著苦水。



「車展或電玩的展示小姐現在好像都是十七八歲小女生的天下了。」雅芳微

笑反駁:「至于泳裝或內衣的話……我只打算讓我的男友或老公欣賞而已。」



「這里面露得最少的要算是絲襪廣告了,竟然連這個都不肯拍就說掰掰了…

枉費我要栽培妳的一番心意。」城梁越說越心酸,有些激動起來。



哼,你是要捧紅我呢,還是要就近追求我。雅芳心里這樣想,可是她不

願再刺激城梁,終究沒說出來。



「啊,原來城梁想拍絲襪廣告呀,是不是喜歡看女生穿絲襪呢?告訴我,為

什麼男生覺得女生穿絲襪很性感呢?」淑芬見場面越來越僵,趕緊出來打圓場,

她一把勾住城梁的肩膀,將他帶離雅芳視線所及的區域。



「哼,穿裙子,裝淑女;穿絲襪,太黏膩。」佩玲在淑芬支開城梁后,俏皮

地在后面偷偷扮了張鬼臉:「男人都有一些奇怪的嗜好……不過我說雅芳呀,妳

的臀翹腿長,若要說拍絲襪的廣告,妳還真是不二人選哩。」佩玲說完,竟真的

認真地打量起雅芳的外型來。



「妳呀妳,自己不愛穿,還鼓勵別人穿……」雅芳為佩玲的俏皮,一掃剛才

城梁帶來的陰霾。



「我知道為什麼喔。」這時,國棟忽然插話進來。



「什麼為什麼?」雅芳嚇了一跳。



「我知道為什麼男人會覺得女人穿絲襪很性感呀。」



「廢話,因為你是男的……為什麼呢?」雅芳很少跟國棟閑聊,既然話題已

起,她于是有意讓國棟繼續下去。



「絲襪最令人陶醉的,是在美腿上光影的變幻;在某些照明角度的影響下,

絲襪幾乎是完全透明的,絲襪本身的顏色好像根本就吸收在腿上,而道道地地成

為腿部的第二層肌膚。不但修飾讓腿部有更優美的曲線,也柔和了肌膚散發的光

澤。」



「哦,是這樣的嗎。」雅芳有些驚奇國棟欣賞女人性感的角度。佩玲則完全

不感興趣,她趁雅芳專注于和國棟的談話時,繼續毫不掩飾地欣賞著雅芳亮麗的

外表。



「當然,配合丁字褲,會使絲襪的穿著相得益彰。」國棟的言論受到美人的

青睞,開始口若懸河起來:「從尼龍絲絹覆罩下的完美曲線向上滑移,內褲的著

痕,是最容易破壞美感的地方。只有讓豐翹圓潤的小屁屁完全裸露或直接頂繃著

絲襪的彈性,才能使下半身的性感合而為一,美到無可言喻。」



雅芳忽然感到下體一陣搔癢,這才發覺與人夫交談這樣露骨的話題似乎有欠

恰當。她緊張地探頭望了望淑芬所在的位置。



「呵呵,說到丁字褲,它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它那丁字形的后著。」國棟繼續

口沫橫飛地將他最深層奇幻的慾望,做最赤裸的表白:「那真是所有目光的焦點

呀!從股溝間露出的一條細繩,意味著對女體私處所做最無情的束縛,也同時束

縛住男性最飢渴的眼光。」



雅芳終于發現哪里不對勁了。從頭到尾,國棟充滿慾火的眼光,直掃她的下

半身,似乎連她穿的這般厚重的牛仔褲,都會被他的眼光穿透一樣。所以當國棟

談話時的目光,一直緊盯著她的后著時,她感到臀部都有輕微的灼燒起來。



越來越不舒服的雅芳,希望趕快匆匆結束話題。哪知這時不識相的佩玲,還

火上加油地繼續國棟的性幻想之旅:「余先生,你都一直執著在欣賞下半身,難

道女人的上半身對你而言都沒有絲毫可取之處嗎?」



「哈哈……問得好。」國棟對佩玲的開放相當激賞:「雙峰始終是我第一個

想要撫摸的部位。不過,我並不喜歡看雙峰完全裸露的模樣,這樣和在欣賞乳牛

或是其他的雌性哺乳動物無異。我對雙峰的大小沒有特別鍾愛的尺寸,只要挺翹

形好,我都喜歡。我所在乎的,是雙峰有沒有在胸罩的束縛擠壓下,所顯露幾乎

就要彈暴出來的狂野。」



在場的三位美女中,就屬佩玲的雙峰最突出。雅芳和淑芬的胸形雖好,但均

不如佩玲的偉大。這使得佩玲為國棟的觀點,很自然地驕傲起來。她使眼神要求

國棟繼續說下去的同時,也順便擡頭挺胸了一下。



于是,國棟點頭續道:「胸罩上的蕾絲和雕花,對這種因束縛擠壓而來的性

感,有不可思議的加強效果。所以胸罩對我來說,款式是越冶艷越好。如果需要

配合平實的外著,不讓過于大膽的縷空雕花在緊身衣或T恤上留下痕跡,最低要

求,是要有半透明的絲光亮澤、浮水印式的花紋和極為細致的蕾絲綴邊。」



雅芳聽到這邊,腦袋有點亂亂的。她很想找機會離開,讓佩玲順理成章地成

為國棟的主要對談者。哪知她的雙腳卻不聽使喚地繼續留在原地,傾聽這名既不

陌生卻也不算熟識的男子,侃侃而談他最私密的慾望地帶。



「所以性感款式的胸罩、丁字褲,和絲襪,絕對是使美女成為性感女神的不

二法寶。」說到這邊,國棟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來說去,都還停留在視覺上

的享受而已,其實絲襪最令人蕩氣迴腸的地方,是那尼龍絲絹帶來的輕忽飄邈的

觸感……有時為了這種觸感,我還恨不得自己是個女人哩。」



「難道淑芬姐不會為了你而做這樣的穿著打扮嗎?」佩玲好奇地問道。



「她呀……」國棟搖頭笑道:「成天就想在事業上追過我,要討我歡心並不

在她的字典中。」他的眼光順便瞄向淑芬和城梁,看到城梁一邊和淑芬說話,還

在一邊猛灌酒:「其實城梁和我有相同的癖好,所以我很能體會為什麼當他接到

那絲襪廣告時,是這樣的興奮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對好友同情及不舍的眼

光。



這樣的表態,好像在歸罪雅芳和城梁的拆夥,像是臨陣脫逃一般。雅芳自覺

無辜,同時也不願再聽男人噁心的千奇百怪的慾望,于是她也向淑芬那邊望了過

去,發出求救的眼神。希望淑芬的加入,可以緩和一下奇異紊亂的氣氛。



「在說什麼笑呢?」淑芬似乎收到了雅芳的眼神,放棄了已經喝到爛醉的城

梁,跑了過來:「都別聽他胡說,看到美女,他是最能瞎掰了。」



「呵呵……沒什麼,我們只是在抒發一下跟白日有關的夢想而已。」國棟見

太座跑來,立刻收斂了許多。



國棟的這句話,剛巧被城梁聽到了,他忽然大聲一呼:「我也有夢想!」眾

人便都停下動作,向他這邊望了過來。



「哈哈……我最喜歡看美女穿著性感內衣、丁字褲,和絲襪的模樣。」城梁

大發酒瘋地說:「所以我的夢想是在國棟新開的酒店中,看到淑芬當領班、佩玲

當公主,然后雅芳是我的陪酒小姐,供我和國棟任意地玩弄調戲。當然,不管外

面穿什麼,里面一定要是性感的內衣、丁字褲,和絲襪。」



眾人面面相覦,場面僵冷到了極點。淑芬使了個眼色給國棟,于是國棟陪著

笑臉圓場:「城梁啊,國家機密男人之間討論就行了,實在不宜讓在場的女士知

道……走,我們到你的住所好好聊聊。」他跟大家道過晚安后,便走過去架起城

梁,帶他穿鞋套上外衣,然后開車送他回去了。



國棟送城梁走后,場面並沒有馬上恢復過來。佩玲因為酒也喝多了,猛跑廁

所,留下淑芬和雅芳兩人大眼瞪小眼的。于是雅芳把剛才國棟的談話內容大致說

了一遍。



「哼,原來如此。男人的慾望本就千奇百怪,如果我們都要為著他們的慾望

而活,不累死才怪。」淑芬不屑地說,不過她又附加了注解:「如果女人有喜歡

配合男人的慾望,那就天下太平了。」



「淑芬姐,妳喜歡穿絲襪嗎?」雅芳忽然問起。顯然她還受到剛才國棟談話

內容的影響。



淑芬笑道:「我不會排斥穿絲襪,只是絲襪常配裙裝,又容易勾紗,雖然很

能表現女性柔弱的氣質,但是難免造成行動上的拘束與不便。」



「可是自從淑芬姐結婚,退出空姐的行列后,就很少有裙裝的打扮出現了。

其實像淑芬姐這樣的容貌和身材,應該跟我一起來當模特兒的。」



「哈哈……雅芳,妳還真會說話。」淑芬被雅芳這樣稱贊,有些眉飛色舞,

不過她畢竟年長一些,沈的住氣:「我才不要當辦公室的花瓶哩。每個上班女郎

都是套裝、窄裙、絲襪,和高跟鞋的裝扮,不又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制服了嗎?我

寧願穿著打扮中性些,用自己的實力和那些自以為是大男人一爭長短。」



「喔……那妳穿過丁字褲嗎?」雅芳好奇地繼續追問。



「沒有。」淑芬邊笑邊搖頭:「雖然有點好奇……不過妳想想,沒事用一條

繩嵌入妳的股溝內,又緊包著私處,那怎麼會舒服呢?這種既不衛生又難過的穿

著,我應該不會趕這種流行的。」



「喔……」雅芳沒有接續話題,反而不自覺地用手摸摸臀部。如果小屁屁完

全裸露在外,直接跟外褲摩擦,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呀?又如果中間還多了一層薄

薄的絲襪呢……雅芳只是一時好奇的幻想而已,保守內向的她,內在美的樣式是

簡單朴素到了極點,別提她會有什麼改變去嘗試性感的款式,更遑論丁字褲了。



「妳有問過佩玲同樣的問題嗎?」淑芬忽然天外飛來一句。



「別傻了,她連護士裙裝都排斥了,又怎會喜歡穿著絲襪、丁字褲呢?」雅

芳笑答:「這傢夥自己不愛穿,卻還拼命鼓勵我去嘗試……」



哪知淑芬忽然小聲地說:「不是有意要破壞妳們好姊妹間的感情,不過就我

的觀察,佩玲還真有些同性戀的傾向呢。」



「啊,真的嗎?」雅芳知道淑芬姐從來不打誑語,她緊張地向廁所的方向望

去,佩玲還沒有出來。她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只希望這些談話的內容,都是因為

酒喝多的緣故……